梅公子

边雪藏行径,林风透卧衣

孟瑶成为金光瑶之前的一点猜想,严重ooc ,渣文笔





      云萍城本是常年不见雪的地方,这一年的年末,忽然下起了铺天盖地的大雪。此时的孟瑶,还是青楼中一个端茶递水,做尽各种粗活的杂役。


     “好冷啊”,天刚蒙蒙亮,惯于早起晚睡的孟瑶搓着手,从房中出来,看见满天满地的银白,极少见到下雪的孟瑶一时少年心性,压抑着脚步声奔上二楼,在其母的房门前轻声道“娘,起了吗?”房中一丝声音也无,孟瑶心里有些奇怪,昨晚睡下时,他的母亲并没有客人。


      本来,青楼这种地方是忌讳一早去叫人家门的,可孟诗,也就是孟瑶的母亲是个例外,原因无外乎此——没有客人。随着青春流逝,孟诗姿色早已不比当年,但她又自恃有几分才名,对于一般客人看不进眼里,她能看进眼里的,人家又瞧不上她,正是不上不下的尴尬境地。普通客人嫌她人老珠黄还拿腔拿调,便两厢嫌弃,故而客人越来越少,后来竟渐渐一个月也做不了几个生意了。


     “母亲,穿暖了,出来看看外面”,孟瑶又轻轻叫了两声,声音里还带着未曾掩饰的欣喜,却仍没有任何回应。


      孟诗近年常有咳血之征,虽然当年以才貌闻名,可多年青楼生活早就坏了底子,再加上心气极高,一面忍受着身边的冷嘲热讽,一面又盼着当年海誓山盟的贵人能带他们母子脱离眼下这个世道。等了许多年,一颗心每天在希望与失望间煎熬翻滚,情绪大起大落,又无处发泄,故身子稍微有点差错便总不能见好。


      近日,天气比往年冷的更早一些,咳血最怕天气的骤然变化,孟氏的咳血之征便又厉害了些,往日,孟瑶一早过来向母亲问安时,在上楼时便可听见低低的咳嗽声,今天的安静,越发显得反常,孟瑶心里升起不祥的预感。


      孟瑶敲了敲门,道:娘,我进来了。虽说心里已有猜测,可推开房门,看见直直躺在床上的孟氏,嘴角还挂着一丝暗红的血时,孟瑶还是忍不住一下子捂住了嘴才没让自己叫出声来。


      这么多年,他对这个母亲可谓又爱又恨,他爱她,毕竟她赋予它生命,养育他长大。可更经常的是,他恨她,怪她为何要生下他。为何把上一辈的辜负与希望透露给他,自从他懂事,他的母亲便告诉他,他的父亲是一位仙首,总有一天,他要认祖归宗,回到那个拥有牡丹家纹的修仙世家。母亲口中的希冀与身边的冷嘲热讽,让孟瑶用了很长的时间才学会在这两极里自处而不外露。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心中早已一清二楚,哪会有什么仙首来接自己,母亲为他父亲开脱的理由,只能骗她自己,后来,连自己也骗不了,可谁也不会说破。他在青楼长大,恩客的承诺,那是最便宜的催情药,促成一夜恩爱,最好便是什么都不留下。


      孟瑶看着面容铁青的孟氏,把捂住嘴巴的手抬起来,用已经磨起毛的袖子,擦拭孟氏嘴角的血迹。说道“娘,外头下雪了,儿子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几次雪呢,我从前在堂前洒扫时,曾听见北方来的客人说雪最是洁净,能掩埋世间的一切脏污”孟瑶静静说着,也没有多少悲意。他早知道这一天迟早要来。


     “母亲,你是特意选的今天吗?你可真会选时间哪,这一世的不堪,就让这场雪为你掩埋掉吧。”擦净孟氏血迹,孟瑶跪坐在床榻边,紧紧抱着孟氏的尸体,沉默了一会,突然下决心似的放下孟氏,站了起来,绷紧的嘴角现出一丝冷酷,眼里尽是疯狂之意,“母亲,你若在天有灵,便帮助儿子这回事成吧”。


      孟瑶收拾了孟诗房中值些银钱的细软,自小门出去,在棺材铺定了一口棺材,为孟诗操办后事。孟诗下葬那天,孟瑶并无反常。


凌晨时分,一场大火,无人生还,孟瑶不知所踪。


 

听广播剧的沙雕脑洞·问卷

青龙问卷,沙雕脑洞  强烈ooc    问题有借鉴墨香的渣反

借机表白又帅又厉害的风华无双,超喜欢格格演绎的云妹!

云妹娇喘简直人间瑰宝,我可能是格格的社情粉(捂脸)


私设:提问题的是小明(强烈怀疑他明知故问一直憋笑,在被谢云掐死的边缘试探)

时间:单超正式继位不久  云妹手握从龙之功可能还经常握着别的哈哈哈

 

开场:

明:大家好,我就是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载治病占卜无一不精情节推进小能手的明崇俨明天师是也,今天呢,我们的嘉宾是“金针传奇”的两位主要人物,首先出场的是大唐皇室新任皇帝,单(宠妻·甜·醋王)超,在他身后的是他的师父兼媳妇谢(护夫·甜·怼王)云。下面,我们就用热烈的掌声欢迎两位开始今天的问答环节。

 

Q:首先,二位觉得自己性格如何?

谢:挺好的

单:还行吧

 

Q:对方的性格如何?

单:师父温柔又强大,还有点容易害羞,非常可爱

谢:(os:黏黏糊糊,动不动就表白的恋爱脑?)有点固执,比较粘人

 

Q:两个人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

单:20多年前,漠北,胡人的帐篷,师父来买我的

谢:漠北,买他

 

Q: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谢:这么小的一只,脏兮兮的,真的就是他吗

单:他来买我是想要我的命吗,不过他真好看啊

 

Q:喜欢对方的哪一点?

单:只要是师父,哪里都可爱(幸福脸红望着谢云,期待答案脸)不过说起最可爱的是师父经常嘴硬心软口是心非很爱害羞吧

明os:狗粮撒得理直气壮?人不如狗系列?你个恋爱脑给我醒醒!容易害羞?你说谢云?咱们说的是同一个谢云吗?!

谢:(想了想)虽然听我的话,却又不言听计从。有独立想法,坚持自己认为对的事。最蠢的徒弟,总是最讨师父的欢心呐~

 

 

Q:讨厌对方哪一点

单:对师父喜欢还来不及,哪里会讨厌,这问题没有意义

谢:(os:算了懒得吐槽)确实没什么意义

 

Q:平时如何称呼对方?

单:谢云,师父,媳妇儿,皇后

谢:单超,徒弟,陛下?孽徒?

 

 

Q:希望对方怎么称呼你?

单:师父撒娇就会叫我孽徒~

谢:都可以

 

 

Q:是什么时候爱上对方的?

单:应该是第一面的时候(沉思回忆状),算是对师父一见钟情了吧

谢:你说的是爱上,对方,还是爱,上对方?(挑眉看向小明)

明:...耻度这么大真的好吗...既然如此,那谢统领就分别回答一下吧(洋洋得意脸)

单:(突然插话)师父后一句话的意思是对我伺候的还满意?(一脸期待摇尾求好评状)

谢:......(端起单超下巴,直视)徒弟,有什么话咱们可以单独说,不必说给别人,你说是不是,嗯?

 

 

Q:请问二位是如何定情的?有什么信物吗?

单:定情嘛...没有具体时间吧,我一开始就单恋师父,虽然早就跟师父结发,可师父并没有回应,非要说的话,是在太子废弃寝殿吧,师父第一次主动吻我,虽然师父说是阻止开印,可我感觉师父心里是承认了也很爱我#(越说越兴奋跃跃欲试要自我曝光)¥%%……%%……

谢:(扶额)你给我住口!

明:请谢统领稍安勿躁,大家可是都很好奇的,就让陛下说说嘛

单:(突然闭口不言,重回一本正经脸,看向小明)信物是师父的发带。

明:好吧好吧,那谢统领说说?(不过我是会自己判断的!别以为你说什么我都信。傲娇脸.jpg)

谢:跟他哪有什么定情和信物,以前穷的要死,后来又没时间(嘴上说着,手不自觉的摸了摸胸口的鹰爪)

默默看透了一切·明os:你徒弟说的对,真是口是心非当仁不让啊...好在我才是拿着剧本的人!

 

 

Q:请问有没有吃过对方的醋?

单:师父太好看,别管男女都爱他(555想起了吃醋吃不完的过往,锦心,杨妙容,尹开阳的脸在脑中走马灯)

谢:他这棒槌哪有什么醋能让我吃...若说女子,当初给他锦心不要,公主也不要,若论男人,还有哪个能比得过我?

明os:喂!喂!你够了!要不是打不过你俩我真要动手了!)

 

 

Q:双方觉得最快乐的日子是?

单:在漠北,虽然日子过得苦,可天天能跟师父同吃同住,白天习武打猎,晚上教我读书,全天候24小时跟师傅在一起。嗯,不对,只要跟师父在一起,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在哪,都是最快乐的时候。

明os:我就笑笑不说话

谢:(看向单超,嘴角强压笑意)过惯了穷日子,动不动就惦记漠北,要说最快乐的日子嘛(手摸下巴),应当是长安城破,单超当上平王那段日子了。

(原文考据:谢云撕下逆鳞帮单超破城勤王,虽自知时日无多,可暂无性命之忧,两人在单府全天候“议事”,是在心意相通之后,真正意义上的共渡,没有怀疑没有欲擒故纵,谢云甚至因时日无多不想分开而制止单超出征)

 

Q:什么时候第一次吻对方?

谢:(飞快回答)太子身上缚龙草的香气能诱使青龙开印,当时为了阻止开印情势所迫亲了他

单:(轻笑着伏在谢云耳边:“师父,锦心都告诉我了,中正大街,慈恩寺外。”重回一本正经,面向小明)还在漠北时,在师父休息时我偷亲了师父。

 

 

Q:两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单:长安重遇,慈恩寺外,师父给了我一杯茶

谢:...这个也能叫约会?

单:那就是在漠北一起赶集,买花那次

谢:你怕不是对约会这个词有什么误会?

单:第一次见到师父就生了心魔,每一次跟师父在一起都像约会(委屈)

谢:这个问题,过!

 

 

Q:经常约会的地点是?

单:从前在漠北一直在一起,到了长安就是谢府,单府,后来是宫里

谢:(无奈扶额)徒弟,在漠北不叫约会,叫抚养~

 

 

Q:哪一方先告白的?

单:是我

谢:当然是他,从小就絮絮叨叨

明:童养夫,自作自受(撇嘴)

 

 

Q:初次肌肤之亲地点是?

单:山洞

明:哇哦,初次就野战...

 

 

Q:当时的感想是?

单:悲喜交集,师父这么好,可我伤害了师父,

谢:竟然还敢喜?换作旁人早就碎尸万段了(白眼)

 

 

Q:初夜的早晨对对方说的第一句话是?

单:你要是想杀我,现在可以动手了(勾起痛苦回忆)

谢:你给我滚...

明:啧啧啧,可见战况之惨烈

 

 

Q:一般情况下,肌肤之亲地点是

单:谢府,单府,宫里,都有

谢:视活牲口发情期而定...

明os: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呢~)

 

 

Q:最想尝试的地点是?

谢:在哪里都一样

单:漠北(看了一眼谢云,低头)马上,谢府温泉,暗门

小明和谢云齐齐看向单超

明:哇哦~

谢:???!!!住口!(孽徒,你这是什么心魔?!)

 

 

Q:一般谁主动?

单:师父性情清冷又容易害羞,故我主动时居多(看向谢云)只要是和师父,做什么我都甘之如饴

谢:(os:不主动都经常被扑倒,要是再主动还焉有命在...)

(傲娇脸)那还用说?

 

 

Q:有过受方主动诱惑的时候吗?

单:在太子寝殿不知道算不算,如果不算那就是师父为了帮我破城自己扯下逆鳞之后一直发烧那段时间了,师父可能觉得自己命不久矣,想再抚慰我一次,是我没用,没有保护好师父(表情略显沉重,回忆起了伤心事)

谢:这种问题不答也罢,过过!

 

 

Q:喜欢对方吻自己哪里

单:嘴唇,脖子,额头,耳朵...只要是师父,哪里都喜欢

谢:都差不多吧

 

 

Q:H时最能取悦对方的事是?

谢:看着他,亲他,夸他有进步?

单:轻重适宜,进退有度?

明:没眼看,不要脸(白眼)

 

 

Q:H时叫对方什么?有没有什么密语?这道题呢,要对方回答(奸笑.jpg)

谢:一个两个这都什么问题,明崇俨你活腻了是吗。

明:我不是,我没有,我不知道,问题来自场外观众...

单:内心荡漾很想说,迫于师父淫威只能选择闭口不言...

明:谢统领还没回答,场外观众要求必须回答

谢:该叫什么就叫什么!

谢:师父这么好看,说什么都对~

 

 

Q:有没有什么想用的play,可对方不同意的?

谢:他对龙姑娘有执念

单:其实我也想让师父戴面具来一次...

明:...

 

 

Q:两人有什么约定吗?

谢:努力爱春华,莫忘欢乐时

单: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深情对望

小明:诗朗诵节目,请节目组打光...

 

 

场外观众向明崇俨提问:作为贯穿全剧,多次助攻的明天师,有没有什么要吐槽两位主要角色的?

明:我天这个问题终于有人问到了!真要把我憋死!大家都知道哈,谢云多次身受重伤命在旦夕都是我救回来的,单超,也就是如今的皇帝陛下,都说以后必有重谢,结果,呵呵,重谢就是下次让我接着救吧?那我看你不如别说谢吧?我说我上辈子是不是欠了你很多钱?最后一次谢云逆鳞没了他才算说了实话,要杀天后陪葬,颠覆李唐,再自己下去陪谢云,跟我说让我想法取而代之,说的真容易啊,恋爱脑简直无力反驳...再说说他家谢云,见面就动手,还偏偏爱掐脖子...几次三番要掐死我,没有我你早死了好吗?!拜托你们两个给我好好反省一下!喂喂,我还没有说完!你们拉我干什么!......

结果明天师因情绪过于激动影响了节目被拖了出去......